李坡:用心探秘“地下世界”

2020-08-24 09:05:27 来源: 科技日报 作者: 何星辉 实习生 张楠 通讯员 王一先

科技日报记者 何星辉 实习生 张楠 通讯员 王一先

257.4公里有多长?从贵州遵义到重庆248公里,驾车大约3小时,步行大约68小时。那如果在漆黑而充满未知的洞穴里,探测走完257.4公里需要多久?答案是32年。

李坡,贵州科学院山地资源研究所研究员、贵州省洞穴协会理事长。他用自己的32年,为贵州省绥阳县的双河洞,书写了“亚洲第一长洞”的探测传奇,成就了“喀斯特天然洞穴博物馆”的美名。

贵州省境内喀斯特地貌分布广泛,无山不洞、无洞不奇的溶洞景观比比皆是。32年来,正是李坡和队友一次次的洞穴探险和科考,才让世人得以领略越来越多的溶洞奇观。

科考不停歇,奇迹不中断。这或许就是洞穴探险的魅力所在,李坡乐在其中。

探洞,寻找未知的世界

“凡世间奇险瑰丽之观,常在险处。”生活在明朝的徐霞客,常常被视为中国洞穴探险第一人。因为他所著的《徐霞客游记》,让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有了洞穴探险的记载。

洞穴探险,专业人士口中的探洞。上世纪80年代以后,随着我国大量的洞穴被开发,一批洞穴探险爱好者,追随着徐霞客的脚步,体验洞穴探险的奇趣。也正是在那个时候,从南京大学地貌专业毕业的李坡,被分配到了贵州科学院。

李坡坦言,一开始没有经费,探洞进行得断断续续。“当时国家穷,搞洞穴这块也不是很重视,经费上比较困难。”

贵州是世界喀斯特洞穴分布最集中的区域之一,对于李坡来说,探洞自有无穷的魅力。中国有个成语叫“别有洞天”,洞中确实另有一番天地。每次探洞时,进入那神奇的地下世界,就会有“置身浩瀚空间之感”,那是一种妙不可言的感受。令人心旷神怡的地下美景、貌似进入绝境又突然峰回路转的奇妙旅程,无不让李坡心驰神往。

在李坡看来,现代科技飞速正规彩票网站app,人类对地标几乎已无所不知,然而地底和海底仍是未知的世界。“探索未知世界是人类的本能,洞穴的神秘感和人类的好奇心,促使全世界的洞穴探险家们进入到地心的神奇黑暗中。”

当然,探洞不同于一般的探险,往往带有科考性质,探洞之前要分析和预判,探洞时还必须测量并搜集数据。这些,都为洞穴保护和开发提供了科学依据。

都说“黄山归来不看岳,织金洞外无洞天”。第一次探秘贵州织金洞是在1984年,装备很差,但洞内“如梦如幻”的美景让李坡迷恋。各种珍稀的钟乳石“美丽得无法形容、丰富得无与伦比、神奇得像初恋”。

正是李坡和队友的探秘和科考,让人们得以一窥织金洞的“庐山真面目”。

溶洞奇观

揭开亚洲第一长洞的神秘面纱

至今,李坡组织和参加了近千个洞穴的科考,但最让他得意的,还是亚洲第一长洞——双河洞。

位于贵州省绥阳县温泉镇的双河洞,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质地貌,洞内景色瑰丽奇绝。早在100多年前,便有双河洞附近居民偶尔进入洞穴采炼硝矿,他们的足迹虽未深入,但也算是双河洞探测的先行者。

1988年,贵州科学院山地资源研究所对双河洞进行首次测量,长度为11.9公里。李坡说,对于洞穴长度的测量并非靠估算,而是要实际到达洞穴点,靠人“钻”通的长度才算是洞穴的真正长度。

当时国内测量仪器不发达,只能利用传统工具进行测量,效率很低。李坡回忆,每次最多能携带50米的皮尺,一尺一尺地量。特别是下竖井时,多用绳梯或楼梯,下个十来米就已经是了不得的高度了。

探洞之艰辛,让李坡至今记忆犹新。带点干粮和保暖物品,直接住在探测点附近。天为被,地为床,一扎进洞穴就是好几天。

经过多年的辛勤探测,双河洞就像一个青春期的少年,不断噌噌噌地“长”。

2004年,双河洞获批为贵州第一批国家地质公园。2005年,双河洞揭碑开园,那时候,双河洞测量长度达到了70.5 公里,是中国最长的洞穴。

已探长度越长,洞内的条件就越复杂,后续探测正规彩票网站app就变得越发艰难。探测瓶颈,出现在洞长突破200公里前。李坡发现,洞内有一个地方,两层洞之间隔了一层页岩,双河洞就此被“卡”住。

洞穴的形成靠水,而页岩的作用相当于是隔水层,水透不下来,洞穴无法往下发育,两层洞穴就无法连接。李坡说,如果不能让洞与洞之间相互连接,就不能算同一个洞穴的长度。

不过,经过多次的科考,李坡和队友们惊喜地发现,在一个叫辛家湾凉风洞的地方,洞内页岩薄弱,水流已将岩石击穿,使得两层洞得以连接,并且与主洞贯通。

因为发现了这个秘密,2017年,双河洞的长度一举突破两百公里。

“如果当时没有发现页岩被水流击穿的现象,双河洞的长度可能就停留在那里。”说起这,李坡笑了。

2018年,经中外专家联合科考,双河洞洞穴长度从201公里“增长”到238.48公里,一举超过马来西亚的杰尼赫洞,成为亚洲第一长洞。

双河洞从最初的11.9公里到238.48千米,直至最新的257.4公里,整整走过了30多年。而李坡的探洞脚步,却从未停止。

探洞,到底价值几何

经常有人问李坡:“探洞的意义何在?”

李坡说,意义大着呢,洞穴在半封闭状态下的沉积物保存了大量地质历史时期的信息,对于研究新构造运动、气侯和生态环境变化等有重要作用。同时,洞穴的特殊环境,有许多动物新种有待被发现,是研究地球生物多样性的重要场所。

事实上,在双河洞科考中发现的地下梯田、洞穴瀑布、卷曲石、石膏晶花等地质奇迹和大量洞穴生物化石、洞穴活体生物,就为洞穴地质、生物研究提供了丰富的极有价值的第一手资料。

在李坡看来,洞穴和土地资源、水资源一样,都是一种自然资源,可被利用的方式很多,其中最多的就是旅游开发。

“以前没开发旅游业的时候,这里鬼都打得死人(贵州话,人迹罕至的意思)。”贵州绥阳双河洞国家地质公园管理处处长杜灵笑着说,2005年,随着双河洞地质公园开园,游客人数不断增加。2016年,游客人数达到了10多万人。2018年,旅游收入从当初的不足百万元,增加到了27.36亿元。

与此同时,双河洞的红火,直接带动了当地农民脱贫致富。2002年,双河洞属地温泉镇的人均收入不足1000元,2018年,提高到了9258元。附近的温泉镇、旺草镇和青杠塘镇共11347人由此实现脱贫。

喀斯特地区的贫穷一直是全球关注的焦点,鲜为人知的是,贵州的洞穴探险一直处于国内领先水平。这与贵州喀斯特“溶洞王国”无不关系,却也离不开一批像李坡这样的探险家的努力。

旅游之外,李坡更看重的是洞穴本身的科学价值和探险价值。几十年来,珠穆朗玛一直被登山者视为圣地,在不久的将来,贵州的洞穴探险有没有可能真正吸引来自世界的目光?李坡期待满满。对于他来说,贵州的洞穴,也许穷尽这辈子的时间都探测不完。

加载更多>>
责任编辑:何沛苁

时评

更多>>

直播带货不能再忽悠

首部全国性社团标准《视频直播购物运营和服务基本规范》和《网络购物诚信服务体系评价... [详细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