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伟起: 靠舌尖“啄”出百万字科幻著作

2019-08-30 11:58:46 来源: 正规彩票网站app-科技日报 作者: 史林静
陈伟起,科幻,

牛书培摄

初见陈伟起,他正坐在一个破旧的电脑桌旁,头埋在键盘上不停地晃动着。见到记者进来,陈伟起努力起身,但没成功,最后只好冲记者歉意地憨笑。

陈伟起以为他这一生都将受制于脑瘫,困居斗室,被命运摆布。直到有一天,当左手小拇指触达到世界的边界,让他成了一个幻想国度的造物主。

35岁的陈伟起是名脑瘫科幻写作者,人们更熟悉的是他的笔名“天降龙虾”。因出生时难产缺氧,陈伟起患上了重度脑瘫,手脚无法像正常人一样自如活动。在十多年的时间里,他用舌尖顶着下唇像小鸡啄米一样在键盘上“啄”出了近百万字的著作。

2018年,他创作的22.5万字科幻小说《生命进阶》由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。此外,《“仿”同万物》《暗宇宙英雄》《暗影创世纪》《百口莫辩》等多篇科幻小说也被收录在图书合辑中。

难产缺氧致重度脑瘫

1984年夏,30岁的王雪梅生下了儿子,因难产缺氧,8个月大的时候陈伟起被确诊为重度脑性瘫痪,且康复的可能性极小。一直到5岁,陈伟起每天只能瘫软在父母的怀里。

陈伟起6岁那年,一岁的弟弟开始蹒跚学步,然而爸爸却突遭车祸离世。陈伟起的情感开始变得细腻灵敏,他敏锐地感觉到家里的变化,6岁的陈伟起跟着一岁的弟弟,居然也学会了走路。

“虽然姿势别扭,走得也不稳当,动不动摔倒把脑袋磕破,但好歹算是能走了。”陈伟起说,那之后的几年,是他仅有的踏踏实实踩在土地上的几年。

到了该上学的年龄,为了让陈伟起接受教育,王雪梅买来了一年级到五年级所有的课本,但跑了很多学校,却没有一所愿收下他。

“课本我们自己买,桌椅我们自己带,只要能让他坐在最后一排听就可以。”王雪梅深知教育的重要性,她一个学校一个学校地跑。终于,在陈伟起8岁那年,家门口一所企业的内部学校被王雪梅的执着打动,收下了陈伟起。

陈伟起曾在一篇自述文章中写道,整个小学时代,是他最接近正常人的一段生活。尽管偶尔被一些调皮的孩子跟在后面模仿步态,但同学和老师的照顾,还是让他免受不少可能发生的校园欺凌。

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初一。初一期末考试过后,陈伟起发起了高烧,38℃左右的体温几乎持续了整个暑假。虽然最后体温控制住了,但高烧引起的抽搐加重了他原本的病情,也基本摧垮了孱弱的身体。

“到了开学季,我就连坐一会儿的力气都没有,更别说像以前那样走路上学了。”陈伟起说,起初他还想跟自己的身体较劲儿,躺着自学课本知识,但极度紧张的身体总是不由自主地抽搐,坚持几个月后还是不得已而终止。

“像我这样的人,能上几年学,已是侥幸。”陈伟起说,没有了校园和书桌,陪伴他的依旧是一张床和房顶的天花板。

误打误撞走进科幻

躺在床上的那两年,陈伟起把家里能看的书全都看完了。

那段时间,陈伟起读了很多文学、哲学、社会学著作,心情也慢慢好了起来,至少,不会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。“有的能读懂,有的读不懂,用陶渊明的话,阅其精神。”陈伟起说。

等到发现自己可以重新坐起来后,陈伟起向妈妈提出想要一台电脑学习打字。那是2001年,电脑对普通人家来说都是一件奢侈品,更何况是他那样的家庭。

王雪梅说,陈伟起很少提要求,但决定的事就不会放弃,最后还是东拼西借给他买了一台电脑。

当时还是Windows98的系统,电脑买回来后,陈伟起整天在那里摸索、琢磨。电脑和网络把陈伟起带入了一个崭新的世界,他如饥似渴,学习着各种知识,医学、文学、哲学等他都有所涉猎。

当时的陈伟起还不知道什么是科幻。出于对科学、哲学的喜爱,他发挥想象力,尝试编点小故事也写点短文,投稿至一些原创文学网站。“读者很少,可每次编辑审核通过的邮件,都让我增加了一点信心,觉得写作这条路也许可以走下去。”他说。

2003年,陈伟起在一个原创文学网站发布了一篇名为《生命之战》的文章,故事的设定是人类和外星人之战。“编辑把这个题材归到了科幻类别中,那时我才知道我写的这些叫作科幻。”他说,此后他找到当时仅有的科幻期刊《科幻世界》网站,并在论坛中进行注册,开始学习和写作科幻题材的故事。

“我的世界,目之所及就是院门和院门口的那堵墙,所以我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仅限于书本和影视。”为了汲取写作灵感,陈伟起看了大量国内外优秀的科幻作品。有时候书中描绘的场景,他完全想象不出来,就会通过看电影、动漫甚至游戏来弥补。

后来,他还写了《特殊教育学校》《暗宇宙英雄》《天国之路》《夹缝》《爱情的诅咒》等多篇科幻小说,其中《爱情的诅咒》获得第五届“光年奖”科幻征文比赛微科幻组三等奖。

一路走来,陈伟起不断地与自己的身体对抗、和解,突破局限,努力去做一个“奔跑”的追梦人。“我想在命运许可的范围内,尽力做到最好,看看自己到底能创造多大的价值。”他说。

加载更多>>
责任编辑:何沛苁
西南大学学子宣传垃圾分类进社区